“​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

频道:抑郁症 日期: 浏览:113


南京有一段横穿石臼湖的地铁。

如果恰巧日落时分途经这里,窗外一望无际的清澈湖面。

朝远处望去,长长的桥面与湖水天空融在了一起,你会感觉地铁好像在天上飞。


“使我不讨厌坐地铁的方法是让地铁在天上飞,一整条。”


每次坐地铁经过这里,我都会想起走饭说得这句话。


现实中的走饭是一名90后大学生,她的大学位于南京市区的最南端。

对于学生们来说,地铁是学校与城市中心的惟一连接。

离学校最近的龙眠大道站,一座高架让车站高高悬在天空。

她总是在这或蓝或红的暖色调地铁里发微博: 我每次坐地铁最怕旁边站着的是像我一样变态的人,喜欢偷看人家发微博,还顺便鄙视粉丝数。


说不定我曾经还与她在地铁站擦肩而过。

只不过她说要是生活中碰到了和她性格一模一样的人,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擦肩而过吧,因为她压根不想认识这种人。


走饭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的老同学说: 只记得她走路不看人,常爱发呆,是个沉默、安静的人。


私底下,她是一个宅到现在世界爆炸,也只会在家里看世界爆炸直播的摩羯座。


大部分时间走饭都觉得她像一只她妈养的兔子,每天喂她点食物,不跟她妈说话也没关系。


她妈跟别人介绍她时,最后一句一定是“这小孩内向(你不要嫌弃她像呆子一样)。

然后走饭就心安理得的沉默不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觉得妈妈真好。


觉得孤单的时候,她会在床上躺一个小时,然后爬下来去撒尿,回来钻进被窝,跟自己说:好温暖,好温暖,谁帮我暖的被子?


或者自言自语,比如她一边把右手拿着的吃完早餐的塑料袋递到左手上,一边嘴里冒了一句“给你”


现实中的“走饭”是一名抑郁症患者。


据网上她哥哥和朋友说:


在两年的时间里,走饭换了3种药。

这些药开始还能帮助她分泌“令人高兴的激素”,但之后就只剩下副作用:


她的手开始像帕金森病人一样控制不住地抖动。


一旦不吃药,整个人都会萎靡不振。


失眠困扰她,吃抗抑郁药的同时,她每天还要服用安眠药入睡。


但到了晚上,她的思绪依然像要飞起来,她开始在夜里编排一段段文字,发上微博。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这是2012年3月18走饭通过定时的时光机发的最后一条微博。


前一天凌晨,走饭在宿舍自缢,后经抢救无效身亡,离开了这个繁华而绝望的,人海茫茫而人心逼仄的有地铁的城市。


时至今日,这条微博已有超过160万条留言。


从2009年12月29日到2012年3月18日,走饭在自己的账号和小号(@醒醒我们回家了)里一共发布了3276条微博


每一条都让人看了很难过。



1、我特别不孝每次跟我妈打电话我都在哭,我一点点都不强大,我就想躲谁胳膊底下睡懒觉。

2、很少找我妈说人际关系的烦心事,她总是说,让我忍,让我随便人家,不要理人家,我宁愿有个人跟我说,我帮你杀了ta,然后我说不用不用我忍忍就好了

3、小时候很容易能就能对惹自己生气的小朋友说出“你个神经病! ”、“去死吧!”、“我讨厌你!”、“你再XXX我就去告诉老师!”。现在一生气都是先在自己身上找原因骂自己,为什么越长大却越没出息?

4、我难过是因为没有人跟我一样难过,我高兴是因为你没有我高兴。 一起难过时我可以说出不用难过,我高兴你难过的时候我就不敢高兴了。


5、可能上辈子我是一只雪糕,你也是一只雪糕,可能我们都一样好吃,可能我们的生产日期是同一天,可能我们都死于融化,没事了,只是觉得这么想想挺高兴的。


... ...



走饭说: “没有一个可驻扎的地方,到每一个地方那儿的人都对我说:你得走。就连回家妈妈都说:你不能留在这儿。每一刻看着那些离去的期限我就觉得孤立无依。”


其实我跟走饭一样,长大了每次听到别人叫我滚,都会觉得好难过。我也一点不坚强,也只想窝在谁的胳膊下睡个好觉。


走饭说: “我踏上的每条路的名字都叫做迷路。”


其实我是个大路痴,但我偏偏爱旅行,喜欢到处跑。幸运的是在每条路上,我都遇到了我的“引路人”。


走饭说: “要是我生活中碰到了和我性格一模一样的人,可能最终的结果就是擦肩而过吧,因为我压根不想认识这种人。”


我想如果我生活中碰到了和我性格一模一样的人,我可能会把连同对自己的那份心疼一块给他,保护他温暖他,因为太明白这样的自己是有多无助。


走饭说: “如果我想活,就想要海葵这样活。”


我查了一下,发现海葵可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海洋动物,可是我觉得待在同一个地方,活一百万年也没意思。如果我想活,就想要像鲸鱼那样活,三四十年就行了。


走饭说: “要是忙碌起来焚尸炉每次都不会刮很干净的吧,我一想到我的骨灰会和别人的混在一起装在我的罐罐,就有点郁闷的说。甚至有可能我的某个脚趾头会遗落在下一个焚友的罐罐里,纠结万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死无全尸吗?”


看到这条我忍不住笑出眼泪了。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思考我的死法,最好死法就是凭空消失,就跟没来过一样,人们都不会发现你走了,如果真能这样,就太轻松啦。当然被好吃的撑死也不错。


走饭说: “不要在傍晚的时候睡觉,因为你醒来会发现,世界更黑暗了。”


我想起来,以前我也和别人说过不要在傍晚的时候睡觉,不然醒来看到的都是满屋子孤独,那一刹那像屎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感觉。


走饭说: “想什么的时候最痛苦?想未来,想到未来遇不见你。”


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好痛苦的,因为我们都很年轻啊,未来的时光很长,长得足够让我们忘记去过的地方,足够让我们重新遇见喜欢的一个人,就像当初喜欢那个人那样。


走饭说: 使我不讨厌坐地铁的方法是让地铁在天上飞,一整条。


我想告诉她南京真的开通了在天上飞的地铁,S9号线横跨石臼湖,S3号线飞越长江。


走饭说: 要是我坐地铁到了底站就是不下车会有什么后果?


我经历过一次坐最后一班地铁睡着了,到了底站。后果是打扫卫生的阿姨把我叫醒了,整个车厢空空荡荡,只剩我一个人。


所以我也想对你说:醒醒我们回家了。


“你用我用来安慰你的句子来安慰我是没用的,为什么你不能明白这一点,我好心又天真的姑娘。”
——走饭



作者:柒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