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ssion,我称它为“不速之客”。

频道:抑郁症 日期: 浏览:204


韩国艺人崔雪莉离开的事已经有几天

她去了有粉丝宠她,有记者爱她,有观众爱她

甚至全世界都爱她的地方...

德鲁纳酒店也迎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人间水蜜桃”


这几天我一直在关注某社交网站上人们对她的言论

毕竟在这言论自由的网络年代

你想说什么,你要说什么,都是你的自由

但雪莉才不过25岁,年轻,当红

我实在感到惋惜,我不是她的Fans,但我是个人


对于雪莉的事

正如网友所说:


『“当你开始死去,全世界才突然爱你。”』


抑郁症,Depression


世界上有一类人,他们被人们称为“抑郁症”群体

日常生活中他们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正常工作,正常生活,正常和家人、朋友、同事交谈

该笑的笑,该哭的哭,正常表达自己的情绪和观点

正常去做一切正常的事

但是,因为抑郁症的原因

他们会长时间处于焦虑和不安的状态

他们每晚都会失眠到凌晨

只有依赖褪黑素和安眠药来维持睡眠

但随着越来越需要安稳的睡眠,他们会逐渐减剂量的越加越大

情绪也会变得越来越无法自控

甚至物理治疗后仍旧会感到焦虑、不安,整晚整晚的失眠...

其实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知道

依赖药物,并加大剂量的去维持安稳睡眠只会越陷越深

抑郁症像是无形沼泽,会将你越拖越深

但,他们没办法,也很无助...


对于现在的人来说,崩溃变成了一种不需要发声的东西

不会摔门,不会砸东西,不会暴力,不会流眼泪或歇斯底里

但可能在某一秒,情绪突然无法控制

也不说话,也不是真的崩溃,也不太想活,也不太敢去死

就像雪莉

她白天表现得特别正常

会说笑、会打闹、会社交,表面平静

也许实际上她心里的糟心事已经积累到一定程度

但没日没夜的赶通告,让她的情绪一直压抑在心里

白天还在正常工作,晚上就崩溃到不行

可能并不是真的想要寻死

毕竟坦然面对死亡的勇气,不是谁都有的

只是长时间负面情绪的堆积

也许碰到一件小事,那些情绪就像是洪水决堤,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本来平时哭一哭能解决的情绪,攒得越久,时间越长,整个人也越容易崩溃...


『 所以,你能理解吗?抑郁症,不是一种能够表达出的情绪。』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的人设要被网络暴力所圈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人们的评判好坏的说辞从讨论,变成了网络流言

网络好像是个好东西,好像也是个“怪物”

吞噬了一个人原本该有的单纯

释放了一个人潜意识的恶魔


雪莉在《真理商店》的视频我看了很多遍


关于“最近的争议”,她这么说道:


“觉得很对不起朋友们,明明都是很好的朋友,都是善良又可爱的朋友,为什么要因为我被骂呢?如果是了解我的人,应该能知道我是没有恶意的,感觉有很多人唯独对我戴着有色眼镜,所以还是很难过,但是,我觉得我已经变了很多了,相信以后也会有所变化的,做着《真理商店》感觉有了很多站在我这边的人,觉得人们还是变了很多的,也更加了解我了一些,也很感谢工作人员们一直很信任我,能看出来大家都很疼爱我,所以我才能这么愉快的的进行拍摄,非常感谢...”

......

“观众朋友们,”还有为《真理商店》应援的各位记者朋友们,请多多写一些好的新闻,记者们 请疼爱我一些吧,观众朋友们 也请疼爱我一些吧...”

是啊,为什么记者和观众不能对她善良点?

你们看到了吗?她脸上的无奈和无助

可曾想过抛开演员光鲜亮丽的光环

她也只是一个刚刚25岁出头的人

是一个为自己事业和家庭打拼的人

是一个被疯狂追求者吓到抱头蹲下感到恐慌的人

是一个被舆论和争议压死选择离开这世界的人...

她也是个人,一个平凡又普通的人...


                          『“这世界好像也就如此,      

                                 不会无故眷顾你,也不会无故偏爱你。” 』


好像只有在死亡边缘徘徊过,才知道原来生命如此可贵吧

好像只有感受过绝望,才知道原来这世界还有那么一丝仅存的希望吧

好像只有失足掉入深渊被救起,才知道原来还有人愿意陪着你并拉你一把吧

好像只有接触过善良,才知道这世界是善良的,但也怀有恶意吧

好像只有经历过恶意,才知道好像恶意不过如此吧...

恰巧...

我在死亡边缘徘徊过,我也感受过绝望

我失足掉入过深渊,也被救起过

我接触过这世界的善良,也经历过这世界的恶意...

但是...

我知道,热乎乎的手,会比躺在冰冷的地底更加温暖

这世界怎么变,人心怎么变,好像和我也没有太大关系

因为这并不妨碍我去做我喜欢做的事,遇见我想遇见的人


『“抑郁是蛀虫,侵蚀过我的身体,蛀空过我的灵魂,

但这个世界也在给我希望。”』